刷单将遭史上最严监管 淘宝商家:专业刷单公司难找了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7-20 13:47

 “我们已经下发通知了,禁止客服人员通过任何方式引诱消费者帮助刷单,放进盒子里的小卡片也紧急撤回来。”17日,在淘宝开店的济南一商家负责人姜世刚在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姜世刚说这话的背景是,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起草的《严重违法失信名单管理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近日公开征求意见。根据《意见稿》,网店刷好评、删差评被行政处罚等36种情形拟列入严重违法失信名单。

“一旦被列入失信名单,就不再是少挣多少钱的问题了,而是能不能干下去的问题。为了一点小钱而处处受限,不值当的。”姜世刚说道。

刷单成为常事

“不刷单等死,刷单是找死。”在电商业,“刷单”一直以一种灰色的形象存在,虽然看不见它,它却离这个行业里的每个人都很近。

说起刷单,姜世刚也是一脸无奈。

姜世刚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刷单其实就是刷广告。“制造有人买的假象,店主通过‘买空卖空’的方式刷高交易数量、提高信用分。给买家一个假象,让更多的人去真正购买。”

据了解,在他刚开店的前一两年,最缺乏的就是流量。“几乎没有人进店里。后来在‘高人’的指点下才明白,销量才是衡量一切的指标。”想增加店铺的流量,必须要有一个商品的销量破千,成为所谓的“爆款”,因此刷单就成为必然选择。

“以前都是找专业刷单的人进行刷单,一次几百单,一单的成本在10元左右。”姜世刚说道。

“刷单其实操作起来非常简单,我们学校一些同学都曾兼职做过刷单。基本上是仿照正常的交易模式来刷单。”曾兼职做过刷手的济南市民王振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透露。

作为从2014年就开始刷单的“90后”小伙,王振最喜欢的刷单方式是事先将“佣金”“货款”打给刷单员。“毕竟先给钱再刷单,我心里比较踏实。”王振说,“一个月靠刷单也能挣一两千元钱。”

“早就退出了,就是在2017年刷单入刑第一案宣判后。”王振解释说,“刚开始我觉得这不算违法,顶多算是违规。案件判决后才知道刷单是违法犯罪,我就收手了,毕竟有个体面的工作,没必要为了一点小钱把自己的前程搭上,所以退出了。”王振说。

据经济导报记者了解,随着各电商平台对刷单更加严厉的处罚,通过专业刷单公司对商品刷单越来越难,因此不少商家通过在包裹中夹带卡片,以发红包或免费试用的方式吸引消费者进行刷单。因为用户真实购买的经历可以让刷单变得更隐蔽,电商平台的稽查系统也不容易识别。

“一般就是在包装箱内放小卡片,让客户通过微信联系客服,以‘照片+视频+百字左右的全五星好评’获得0元购的资格,让客户再重新买一份原来的产品,然后通过微信返还货款。”姜世刚说道,“这就相当于刷单了,而且成本不高。”

将被列入违法失信名单

“我们在前几天看到了《意见稿》,马上开会进行了研究,决定暂停各种方式的刷单。”姜世刚说道。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意见稿》不仅将严重违法失信名单纳入的对象从企业扩展为企业、个体工商户、自然人,而且将原“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的名称调整为“严重违法失信名单”。

值得注意的是,符合严重违法失信情形的网络交易经营者和平台,将被列入名单。包括网络交易经营者通过虚构交易、删除不利评价、授意他人发布不真实的利己评价等方式,为自己和他人提升商业信誉和商品声誉,或者通过将自己的商品与其他经营者的商品作不真实的对比、对其他经营者作不真实的不利评价等捏造、散布虚假事实的方式损害他人商业信誉和商品声誉,造成严重后果,社会影响恶劣,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行政处罚的。

网络交易经营者被列入严重违法失信名单的,责令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在网络交易平台向社会公众发出在线消费警示提示,不得为其提供平台服务。

更值得注意的是,严重违法失信名单信息还将与其他政府部门互联共享,实施联合惩戒;还可推送给相关行业协会、专业服务机构、平台型企业等,实施社会共治。

“刷单刷信等行为不仅严重威胁网络经济的诚信经营氛围,劣币驱逐良币,让投机取巧者得利,令诚信经营者吃亏,长期下去还会搅乱整个市场,损害电商生态环境。”数字联盟联合创始人刘晶晶表示。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助理分析师蒙慧欣表示,刷量、删差评、虚假评价等行为首先损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此外还扰乱了电商行业正常的交易秩序,构成了不正当竞争。刷量产生的泡沫数据不仅会让一些劣质产品得逞,而且对行业大数据、平台大数据和广告效应也会产生误导,甚至还会影响相关部门的决策。

蒙慧欣建议,电商平台应优化排名制度,不再把好评、销量等作为排名的唯一依据,而是把诚信度、资质等作为更重要的参考指标。“任何虚假的数据,对真正尊重游戏规则的电商从业者来说都是一种极大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