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保安被外卖员刺伤后:值班保安系上武装带,有人还买催泪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7-05 14:40

 5月7日,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一名保安徐光,被外卖员拿刀捅伤。其中一刀插在前胸口上,距离心脏主动脉仅差2毫米。

当天下午,“浙大一保安被外卖小哥刺伤”的话题成了热门。随后,某外卖平台官方回应,称该伤人者原为兼职骑手,事发当日没有配送订单,其餐箱也并非在官方平台购置。

5月16日,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该外卖员批准逮捕。

截至目前,被刺一事已过去近两个月,徐光不具备行走能力,还在医院进行恢复训练,而行凶的外卖员则被关押在看守所。警方称该事件仍在调查,详情不便透露。

意外的三刀

救护车来的时候,46岁的保安队班长徐光,胸口上正插着一把餐刀。前胸、脖子、头部都被捅伤,黑色的制服帽子掉在一旁。

捅人的是外卖员张华。捅人后没走,还帮忙叫了120,之后低着头看手机。旁边围着四五个保安,路边停着一辆装有某外卖平台餐箱的电动车。

浙大保安被外卖员刺伤后:值班保安系上武装带,有人还买催泪喷雾

事发现场/图源网络

这天是2019年5月7日。中午是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人流量最大的时候。

张华骑着一辆没有牌照的电动车,直接驶过了东二门保安室,没刷身份证也没减速,冲进校园。前门一个保安看见了没喊住,院门一个保安赶上前去把车子拦了下来。

事后,一个东北籍的保安回忆,张华被拦下之后,骂了几句不好听的话。两个保安和张华吵了起来,争吵期间动了手。

如何起冲突,如今细节无法考证。每日人物见到的一位上述外卖平台的兼职骑手,声称曾经看过同事拍的视频,是三个保安先打了人。东北籍保安则称,是“这人往里冲,张嘴骂人,先动手。”

当时,徐光在保安室,看到事情不对劲,打开身上的记录仪,跑了过去,把他们拉开。问他车牌,张华从车篮里找了出来,“那你怎么不挂起来,身份证也不带?”

据环球网此前报道,有目击同学说,看到外卖人员跟保安发生肢体冲突,推搡过程持续了近一分钟。

徐光称当时说了他两句,张华从车上下来了。具体说了些什么,事后躺在病床上的徐光没有细讲。有同事称,徐光后来过去的时候,也骂了人,接着两人就动手拧起来了。

随后的事情令所有人都没有料到,一切来的太突然。张华下车之后,从外卖箱里拿出一把刀,刺向了徐光的后颈,紧跟着胸口又挨了一刀,倒下去后对方又补了一刀。

事后,一位保安同事惋惜当时自己不在徐光身边,事发的当周因与外卖员发生冲突,被调到东门值班。他称徐光当时太大意了,“把后背留给他(外卖员)了。”

“谁也没想到啊,都以为他是在取外卖,然后走进去。”徐光说。他记得,自己被捅伤倒在地上的时候,还有意识,“只是人动不了”。

这位保安队班长很镇定。他先让同事去校医院叫来医生帮忙止血,两个保安把张华看住,一个用对讲机呼叫上报,“四五分钟,全部到位。”事后,徐光回忆这细节很是自豪。

东门岗亭执勤的一个治安警察回忆,张华捅完人之后,也傻掉了。

张华打了120之后,救护车很快过来。徐光被送到了浙江医院三墩院区急诊科,张华也被三墩派出所的民警带走。

事后,保安把张华的电动车推到校内的求是派出所,一圈学生围上来看,箱子里面没有外卖,是空的。而某外卖平台官方回应,张华原为兼职骑手,但今年3月13日后,没有任何接单记录,事发当日也没有配送订单,其餐箱也并非在其官方平台购置。

事发第二天,附近区域的外卖平台骑手按照惯例,早上9点50在温州村的“小树林”里开会。专职骑手老刘当时也在,“站长强调,做人做事不要胡来,要讲道理。”

老刘在这附近送了两年,常跑西湖区和拱墅区。据他介绍,兼职的众包骑手也要参加培训。“单子也都是系统配的,都有定位,做不了假,后台看的清清楚楚。”不过,众包骑手并不分属于某个区的站长管理,接单时间和任务也相对自由。

5月16日,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对张华批准逮捕。

 

险些丧命的2毫米

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徐光出血1000毫升以上。

刀子插在前胸部,刀尖刺入5公分左右,术后被取出,刀长约20公分。当天下午2点出来的CT检测报告显示:徐光前胸部贯穿伤(利器穿过胸骨柄、尖端抵达紧贴头臂干动脉血管边缘)。

浙大保安被外卖员刺伤后:值班保安系上武装带,有人还买催泪喷雾

被取出的刀/图源自网络

妻子杨丽得知消息后,从宁夏老家赶来。手术结束之前,她只喝了一口水。食物都放坏了,也想不起来吃。几天下来,发现从家里穿来的运动裤,“提不住了,直往下掉”。

杨丽知道丈夫大大咧咧,脾气不算好。但这种要命的事儿,第一次遇到。

好在徐光体格壮点儿,刀卡了在胸骨上。距离主动脉血管,就差两毫米。

“再进去一点点,就会非常危险。”主刀医生张春杰在此前接受浙江之声采访时,表示病人项部(脖子后部)也有一个切口,大概宽4公分左右,一直深到颈椎。

命保住了,但颈椎上的这一刀伤到了神经,导致徐光右半边没有知觉。

六月份的杭州刚刚入夏,正值黄梅天,空气湿湿黏黏。徐光赤身盖着一层白被单,头发被汗浸湿贴在额头上。

他不知道,六月初的磁共振的结果出来不好,说是神经坏掉了,里面有个泡。此前,医生告诉杨丽,徐光完全康复的可能性不大。

从出事到现在,杨丽每天帮丈夫揉搓手臂和手掌。她希望丈夫至少吃喝拉撒能自理,“不能的话,我们就完了。”这个从没大声说过话的女人,声音变得更低了。她曾在浙江大学做过宿舍管理员,后为照顾小女儿,又回到宁夏做手工塑料花的工作。

2012年起,徐光一直在浙大做保安。今年是第七个年头。出事之前,徐光值的是夜班。只因去年有一次喝多了,晚上回来把同事给打了,今年初调到了白班。也因这件事,徐光连续四年的“先进”没了。在那之后,他不再喝酒了。

住院之后,徐光每天只能躺在床上。吃饭,吃药,打针,睡觉。杨丽说,白天一直躺着,晚上就背痛,所以徐光需要吃安眠药才能睡着。

一个多月后,徐光后颈的伤口逐渐起了凹凸不平的疤。左耳廓上贴着的三个刺激神经的“耳穴压豆”。现在再用手捏的时候,会有点痛感。

觉得脚指头能动了,徐光想让杨丽扶着,从床上下来。结果还没坐稳,腿又没力气,整个人一嘟噜地缩下去。三四个护士一起,废了半天劲儿,才抬得动这个160斤的汉子。重新躺上床,正对的又是白色的天花板。

徐光受伤之后,杨丽因为要照顾丈夫,工作搁置了。目前,徐光每个月两千元的基本工资是一家人全部的生活来源,其医疗费用暂由西湖保安公司承担。

出事后,上述外卖平台负责人付了少量医药费,要求杨丽在账单上签字,杨丽没签。外卖员张华家属也去找过学校和西湖保安公司,想来探望,但被拒绝了。

“行凶动机不便透露”

事发当天,张华被保安拦住的时候,外卖员李俊刚好骑车经过。他没在意,觉得这个路口发生争执并不新奇。等送完出来的时候,看到人群和警察,才知道出事了。

和其他外卖员一样,李俊不认识捅人的男子,但还是替他可惜。“傻啊,谁出门送个外卖还带刀啊?真出事了还得自己负责。”

和徐光一样,李俊也只读到初中,十八九岁出来打工。

外卖员是他的第三份工作,也是“体验最差”的一份。不管在校内还是校外,李俊觉得外卖员和保安发生口角是常事儿,他一般选择“能忍就忍”。

“一般正儿八经送外卖,都很自觉。”一位在紫金港校区东二门执勤、带着金属眼镜的保安解释,“像这种直接冲进去的,肯定要拦,而且他也没外卖不存在超时(被罚款),又带着刀。”

浙大保安被外卖员刺伤后:值班保安系上武装带,有人还买催泪喷雾

浙大紫金港校区东门/荷西拍摄

出事之后,东二门的检查更加严格了。保安执勤时也更谨慎,原本懒得用的“武装带”现在都主动套在腰上了,有人还去买催泪之类的东西。

东二门一个高瘦的保安称理解外卖员不想刷身份证证,但仍表示,“也得按规定来,不能放你进啊。”

紫金港校区要求外卖员刷身份证进入,是从2016年的G20峰会之后开始的。

紫金港校区在当地被称为“三里墩人民公园”,不设围墙。保安人员成为每个路口的基本安全保障。东二门处于龙宇街和藕舫路的交口,门外是上百家的商铺,门内是一整片的学生宿舍楼。

中午和傍晚,是人流量和车流量的高峰期,执勤保安很容易和过往车辆发生冲突。“身份登记了也有录像,电脑上很快能调出来。”徐光说。

不过,身份证不是进入校园的唯一条件。出示证件照片、健康证、市民卡,同样可行。外卖员如果忘记带证件,把车子放在校门外面,可步行进入。稍微远一点的话,“就自己找辆共享单车骑进去”,或者打电话让学生出来取餐。

李俊不喜欢麻烦事儿,也不爱找麻烦。单子少的话,他把五六份外卖,直接放在电瓶车后备箱里。不穿外卖服,不戴头盔,像平常学生和市民一样,直接骑进校园,“不刷身份证,省时间。”

单子多了,李俊就换上红色的外卖餐箱,装上20来份,规规矩矩地去门口刷身份证。他一般用那张过期的身份证去刷。旧的证,丢了也没什么。

7月4日,浙大紫金港保卫处回应每日人物,“他(徐华)还在养伤,这边安保工作还是照常进行。”

截至目前,此事件还在调查中。三墩派出所负责此案件的周警官说,案件审判要等徐光病情基本恢复,“人还在看守所,(行凶动机)不方便透露。”

被关押的张华只有其家人委托的律师可以见到。而关于外卖箱里的那把刀,各种论说莫衷一是。

前两天,杨丽带着丈夫去做伤残鉴定。因徐光还不能走路,伤残鉴定时间推迟到11月份。由于神经手术风险过大,医生建议徐光先转入康复中心,进行辅助训练。目前,徐光正借助轮椅进行握力锻炼,他的右手臂已能够抬起,不过没力气。

傍晚时分的东二门,暑热刚褪,雨点又密集地砸了下来。路灯的光被罩在雾气里,不够亮。几个保安拿起红色的指示灯,吹着黄哨子。

一个穿黑色运动裤的外卖员,看样子第一次来,没带身份证,也没有健康卡和市民卡,被保安拦在门口。路口又变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