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雷击火一副局长因公牺牲 同事:我和他“撒谎”却成了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7-03 15:23

 6月19日,内蒙古大兴安岭北部先后发生18起雷电火灾。根河林业局副局长于海俊率队打火过程中被烧断的站杆砸伤,医治无效因公牺牲。

和于海俊一起打火的郑晓强参与了先期的救援。救援中,郑晓强和于海俊“撒了谎”,没想到这成了两人最后的对话……

 

「津云关注」大兴安岭雷击火一副局长因公牺牲 同事:我和他“撒谎”却成了永别

根河群众自发为于海俊送行

干打雷不下雨,最担心的事发生了

6月27日,内蒙古大兴安岭北部的雷击火火场正在做最后的清理工作。8天来,根河林业局防火办副主任郑晓强已经不知对火场巡查了多少次,这次他心里有谱了,如果不出大的意外,这次打火就算告一段落了。

回到驻地后,郑晓强本可以躺下休息一会儿,可一闭上眼睛,他的脑海中就是几天前和于海俊副局长一起打火的画面。好几次,他想拉于海俊一把,可睁开眼睛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郑晓强今年51岁,于海俊56岁,两人工作中是同事,生活中是好兄弟。于海俊的突然离去,让郑晓强一时无法接受。郑晓强说,从火场下来后他就直奔殡仪馆,看老于最后一眼,他的眼泪都哭干了。

时间倒回至6月19日。郑晓强说,大兴安岭林区每年的防火期有5个月,3月15日—6月15日为春防期,9月15日—11月15日是秋防期。在这5个月当中,队员们24小时在单位待命,不准回家。而6月19日,已经出了防火期,职工们本应回家休整。

以往进入6月份就会出现降雨,然而今年却没有。尽管过了规定的防火期,但根河林业局所有人都延长了防火期值班时间,就等着雨水降临。

6月18日,天空雷电频闪,整整一天干打雷不下雨。郑晓强看着窗外的雷电频闪,心里忐忑不安。他每隔一个小时就会给前方林场的值班人员打电话,询问是否观测到了烟点。

6月19日15点左右,郑晓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林场值班人员发现,根河林业局上央格气林场发现烟点,烟点就是火情。接到值班人员的报告后,郑晓强立即上报局领导,并组织快速扑火队集结。

排查余火的时候,老于出事了

「津云关注」大兴安岭雷击火一副局长因公牺牲 同事:我和他“撒谎”却成了永别

扑火队员正在打火

接到火情报告后,身为根河林业局副局长的于海俊立即率领60名专业扑火队员紧急前往起火点。他们到达火场时已经是当天傍晚18点。由于火场内偃松比较多,大火已经蔓延成树冠火。根据形势,于海俊制定了“一点突破两翼推进”的打火方案。打火队伍南北夹击,侧面包抄,经过2个小时的扑救,当晚20点左右火场完成了合围,明火基本被扑灭了。

不过,火场地上的腐殖层厚度超过半米,尽管没有明火,但难免还有未熄灭的火星。于海俊决定根据制定的方案打一个来回,这样才能彻底将余火打灭,消除安全隐患。

于海俊的方案得到了上级指挥部的批准,当晚20:40左右,所有人重新回到战位排查余火,于海俊也加入其中,在扑火过程中,于海俊使用定位仪对所处的拐点进行测量。

郑晓强说,整个火线长度约1200米,郑晓强带人在前面,于海俊在后面,两人相距约20米。

郑晓强知道于海俊有测量的习惯,于海俊原来在内蒙古大兴安岭林业规划院工作,规划设计方面是专家。每次到火场,于海俊都会用随身携带的定位仪测量拐点,回到单位后将拐点的坐标标记在图上,方便接下来的巡护人员辨别方向。郑晓强心想,下次再来这块区域就能根据老于测量的结果顺利找到方向坐标了。

可就在这时,郑晓强突然听到后方有人喊:“快来人,砸人了……”

郑晓强赶紧回头,顺着喊声往回跑。跑到跟前发现,是一根被烧空的站杆倒塌,正好砸中于海俊。站杆长约10米,胸径约32厘米,整个站杆压在于海俊身上。

郑晓强立即组织队员将站杆挪走,于海俊眼镜的一只镜片破碎,人处于休克状态,可他的手里仍然攥着定位仪。

我和老于“撒了谎”,没想到却是永别

“老于,老于,醒醒,能听到我说话吗?老于……”不管郑晓强怎么呼喊,于海俊仍然没有恢复意识。

郑晓强赶紧联系指挥部派120急救车赶往火场。同时,他和现场的几十名队员决定,马上把老于往山下转移。

此时的于海俊失去了意识,队员们只能想办法把他抬下山,可身边没有担架,郑晓强想到了制作简易担架。

几名队员砍来了碗口粗的树枝,他们拆下鼓风机的背带,十几分钟后一个简易担架做好了,几人把于海俊抬上担架往山下送。郑晓强说,天已经黑下来了,虽然火场与公路直线距离只有不到2公里,可四周没有路标,而且浓烟滚滚,很容易迷路。

郑晓强给山下看守车辆的司机打电话,让他们把所有车辆大灯打开,按喇叭,为下山的队员引路。下山的所有队员打开头灯,给司机提供“信号”,只要一方最先发现灯光,就可以找到方向了。

下山的路上遍地都是一人多高的杂草,还有多条小河,就算任何装备都不带,走起来都要特别小心,更何况抬着担架。20几个队员在前面用砍刀开路,15个队员交替着抬担架。崎岖的山路十分消耗体力,每走四五百米就要换一批人抬担架。

也许是因为路上颠簸,于海俊恢复了意识。“强子,我这是怎么了?我的腿怎么这么疼呢?”于海俊的声音虽然微弱,但守在身边的郑晓强却听得很清楚。“老于,你没啥,就是被树刮了,马上就到。”郑晓强说。

于海俊没有说什么,可郑晓强心里明白他伤得有多重。把压在于海俊身上的站杆挪走时,郑晓强发现,于海俊的左腿已经骨折了,头部有伤,可能有内出血的情况,但郑晓强不敢把实情告诉刚刚苏醒的于海俊,生怕他担心。

走着走着,于海俊突然说:“给我点水喝”。郑晓强不敢直接给他灌水,就把毛巾沾上水,慢慢擦拭他的嘴角。继续走了几百米,于海俊突然喊疼,想让担架停下来休息几分钟。可郑晓强知道,喊疼不是好征兆,必须立即送下山救治。于是他和于海俊“撒了谎”:“脚下有小河还有倒木,担架没地方放,老于再坚持会儿就到车上了……”于海俊“嗯”了一声就没继续说话。

郑晓强心想,老于对不住了,为了争取时间只能和你撒谎了,等你好了你咋埋怨我都行。

大约半小时后,郑晓强将于海俊送到了车队的位置。此时,司机已经将车辆后排腾空,等待放置担架。120急救车已经到了林场入口,但剩下十几公里的路急救车无法开进来,只能用打火的运兵车把担架送到林场入口。

郑晓强和几名队员将担架抬上车,争分夺秒往山下开,运兵车开出了最快速度,郑晓强每隔2分钟向120急救人员报告一次于海俊的情况。郑晓强告诉津云记者,在运兵车上,于海俊又陷入昏迷,怎么喊他也没反应。

出发时的一包饼干,老于只吃了一半

经过一个小时的颠簸,郑晓强终于将于海俊送上了120急救车。郑晓强不能继续再往前了,因为火场还需要他指挥调度。

看着120急救车远去,郑晓强心里稍微踏实了些,他无数次默念:“老于,挺住啊。”在返回火场的路上,郑晓强发现运兵车上有半包饼干和半瓶矿泉水,这是老于留下的。

郑晓强说,当天下午他和于海俊带领快速扑火队出发时,每人发了一瓶矿泉水和一包饼干。直到被砸前,5个小时里老于只吃了半包饼干喝了半瓶矿泉水。下车时,郑晓强把饼干和矿泉水收了起来,打算等老于伤好了再给他。

「津云关注」大兴安岭雷击火一副局长因公牺牲 同事:我和他“撒谎”却成了永别

后勤部门为打火队员准备给养

20日上午,还在火场的郑晓强突然接到通知,有几名民警即将去火场调查。郑晓强有些不解,民警为何来火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几名民警到场后,在多方指引下找到了砸伤于海俊的站杆,并进行了拍照和测量。郑晓强这才知道,于海俊已经于19日23时30分因伤势过重医治无效因公牺牲。听到这一消息,郑晓强不敢相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从火场下来后,郑晓强直奔殡仪馆,和老于做最后的告别。在告别仪式上,郑晓强掏出了老于没吃完的半包饼干,在场的人无不落泪。

「津云关注」大兴安岭雷击火一副局长因公牺牲 同事:我和他“撒谎”却成了永别

追悼会现场

郑晓强回到单位,在于海俊的办公室看到,桌上还摆着一本《林火扑救记事》,详细记录了曾经打火的情景。“7月10日,下午2:05 下央格气防火瞭望塔发现烟点,防火办迅速通知我【时间2:35(下午)】随时通知刘顺起部长,炳要车到防火办安排前往火场事宜”。今年6月19日的日记,老于没办法再写了。

在同事邓宏鹏眼里,于海俊是位专家型干部,私下里同事们都叫他“教授”。邓宏鹏说,于海俊对定位仪、地图和测绘设备的使用非常专业。以往他去过的火场的点位都标记在了图上,今后同事再有巡护或者打火任务,通过地图标记很快能确认方位。

「津云关注」大兴安岭雷击火一副局长因公牺牲 同事:我和他“撒谎”却成了永别

于海俊生前参加植树活动

邓宏鹏说,2017年5月的一次山火,于海俊带队打火,当时快速扑火队的给养不够了。于海俊的包里还有几块糖和一瓶水,他把糖和水都分给了队员,自己什么都没分到。朝夕相处的同事连一句话都没留下就走了,让邓宏鹏无法接受。

邓宏鹏告诉津云记者,大兴安岭地区90%以上的火是雷击火。火情发生后,林业职工总是第一批冲上火场。烧红的倒木和枝丫用手搬、用脚踹、抠土埋,手被烫起了水泡、鞋子被烫开了胶……这都是打火队员的日常工作。

火场森林茂密,茅草齐腰,风力大,火势猛,树木燃烧的声音噼啪作响。往往队员们的防火面罩都被烤得滚烫,手和脸被烤起了水泡,但没有一个人退缩。“生长在大兴安岭,对这片林子爱得深沉,保护它就跟保护自己的亲人一样。”邓宏鹏说。

「津云关注」大兴安岭雷击火一副局长因公牺牲 同事:我和他“撒谎”却成了永别

身背打火设备的队员

火场全线合围,进入清理阶段

津云记者从根河林业局了解到,6月22日凌晨5时左右,内蒙古阿龙山、莫尔道嘎、零公里3个火场明火全部扑灭。22日16:40左右,最后一条火线——金河火场南线实现成功合围。目前,进入全面看守清理阶段。

据了解,内蒙古火场地区进入六月以来干雷暴活动异常频繁,仅6月18日至19日就监测到雷电频闪3450余次,加之降水较常年偏少0~2成,平均气温较常年偏高0~1℃,致使林区雷电火多点集中爆发。特别是风力大而异常,持续发生5级-6级大风,并发生旋转风,风向多变,已扑灭的火线随时复燃,火场面积迅速扩大。

自6月19日以来,内蒙古大兴安岭北部林区先后发生多起森林雷击火。由于气候异常干旱,而且火场风力较大,使得扑火工作相当艰难。森林消防队伍、地方扑火队、森林职工和驻地干部群众共5千余人投入到扑火战斗中。火灾过火面积和损失情况正在核查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