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热门总统候选人要拆分苹果谷歌,科技巨头的好日子到头了?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7-02 15:15

 

美热门总统候选人要拆分苹果谷歌,科技巨头的好日子到头了?

 

6月3日,美国司法部及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正式对Facebook、谷歌、亚马逊及苹果四大科技企业发起反垄断调查。几日后,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也宣布将对大型科技公司是否妨害市场竞争进行调查听证。

与此同时,民主党候选人、参议院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更将拆分科技巨头作为其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竞选纲领。消息一出,相关科技企业股价受到重挫:仅6月3日当天,Facebook、谷歌母公司Alphabet、亚马逊及苹果股价分别下跌7.5%、6.1%、4.6%、1%,市值蒸发1370亿美元。

美热门总统候选人要拆分苹果谷歌,科技巨头的好日子到头了?

伊丽莎白·沃伦 / 视觉中国

​美国这四大科技巨头曾风光一时,而它们的成功也部分得益于宽松的反垄断监管环境:自21世纪初微软公司反垄断案后,美国政府针对科技公司的反垄断调查逐渐式微。为何美国政府在今年突然加强了科技巨头的反垄断监管?曾经的微软反垄断案又为我们带来了何种启示?四大科技巨头是否真的面临被拆分的风险?

曾经宠儿遭遇今日危机

尽管几大科技巨头近年来不断受到欧盟的反垄断调查与处罚,美国政府对科技巨头的反垄断监管在过去的十余年一直相对宽松。据哥伦比亚教授Tim Wu统计,在过去的20年中,谷歌已收购了逾270家公司;其中在2011年和2014年分别收购了34家公司,平均每十天就要进行一次“买买买”。Facebook也不甘示弱,在过去的9年收购了90家公司,其中包括著名的Instagram收购案。

尽管科技巨头经常通过收购竞争对手来取得更大的市场份额或支配地位,Facebook和谷歌的收购项目全部都获得了美国反垄断监管机构的批准。

受益于宽松的反垄断执法环境,各大科技公司在近些年取得爆发性增长。例如,Facebook收购Instagram获得批准后,两家社交平台的活跃用户不断创造历史新高:Facebook的月活跃用户现已超过23亿人,而Instagram的月活跃用户也突破10亿人。除此之外,美国市场95%的移动应用App消费由苹果和谷歌占据;在全世界范围看,谷歌和Facebook的数字媒体广告总支出占比高达65%。

美热门总统候选人要拆分苹果谷歌,科技巨头的好日子到头了?

2007年,谷歌在北京的办公地点 / 视觉中国

​尽管科技巨头的地位在变得愈发不可撼动,美国公众似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此毫无意见。他们享受着科技巨头所提供的低价甚至免费的创新产品,而科技巨头则通过不断吸引新用户和收集庞大的用户数据进行进一步的扩张。

然而在过去的一年里,美国社会对于科技巨头的信任急转直下。究其源头,科技巨头疏于对数据隐私的保护是一个重要原因。2018年Facebook的“剑桥数据门”爆出,一家名为“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公司在未经用户授权许可的情况下收集了5000万Facebook用户的数据并将其用于政治分析,而一些竞选团队则利用这些数据分析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投放精准政治广告,试图影响民意。

经此一事,美国政界、学界和舆论逐渐形成共识,要求加强对科技巨头的监管,从而更好地保护消费者权益。更有不少学者和政客提出要对各大科技巨头进行拆分,借鉴世纪之交微软反垄断案的执法思路,防止科技巨头对科技产业乃至实体产业形成垄断。

美热门总统候选人要拆分苹果谷歌,科技巨头的好日子到头了?

2018年4月,Facebook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出席美国会众议院听证会 / 视觉中国

未曾沉睡的微软反垄断案

20世纪末的微软公司不但是科技行业的领导者之一,更是以科技和网络为核心的新经济形态的代言人。但微软几乎在世纪之交失去一切。

2000年,美国华盛顿特区联邦法院判定微软公司违反了反垄断相关法律法规,并要求微软公司将Windows系统业务与非Windows系统业务一分为二。法院认定,微软公司不但取得了个人电脑操作系统的垄断地位,还利用其垄断地位迫使软件开发商只开发适合Windows操作系统的软件,从而间接打击其它与Windows竞争的操作系统。法院同时认定,微软公司通过将Windows和IE浏览器捆绑销售,试图取得浏览器市场的垄断地位。

尽管微软公司通过上诉最终避免了被拆分的命运,但其反垄断事实被上诉法院所确定。最终不得不选择与政府以及其他受害公司取得和解,并进行了一系列后续整改举措和经济赔偿。

美热门总统候选人要拆分苹果谷歌,科技巨头的好日子到头了?

1995年,比尔·盖茨在巴黎展示Windows 95操作系统 / 网络

​此案一时间在美国科技界、经济界、学界以及政界掀起了轩然大波。当时的评论观察家大多对微软的处罚抱有保留或批评意见,认为政府的干预不但不利于科技公司的创新发展和消费者福利,甚至损害了市场的自我调节能力。在批评家看来,法律的滞后不能跟上科技创新的脚步。有智库甚至表示,打击微软就是在打击美国科技企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

近二十年过去,谷歌、Facebook等一系列新的科技巨头似乎让人忘记了曾经那个不可一世的微软,但微软反垄断案的深远影响却在逐渐发酵。

重蹈微软覆辙?

有了微软的前车之鉴,科技巨头在应对当下的反垄断调查时格外小心翼翼。多数行业观察人士和学者认为,四大科技巨头不太可能像当年的微软一样面临几近被拆分的风险,但它们依然可能面对一系列处罚和整改措施。

在四大科技巨头中,Facebook面临着最为严峻的反垄断执法考验,其旗下的两大社交媒体平台Facebook和Instagram也面临着一定的拆分风险。在反垄断执法者看来,Facebook在完成收购后关停被收购的科技公司的行为可能损害了市场竞争。据学者统计,Facebook在2007年成立后共进行了92次收购,其中37家被收购对象被关停,其中一部分被关停的科技企业完全可能成为Facebook在一些细分市场里的强有力竞争对手。

苹果公司的反垄断风险虽不及Facebook,但其垄断苹果应用商城(App Store)的事实已经引起了执法机构的高度注意。反垄断执法机构可能对苹果是否滥用其在App市场的主导地位、强制向开发者收取30%佣金的行为进行严格审查。音乐流媒体公司Spotify已在今年早些时候向监管机构投诉苹果进行不公平竞争:在Spotify看来,苹果通过向Spotify收取高额佣金,打击Spotify的盈利水平和竞争能力,间接为苹果自己的Apple Music应用争夺更多用户。

美热门总统候选人要拆分苹果谷歌,科技巨头的好日子到头了?

2018年4月3日,Spotify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 视觉中国

谷歌尽管今年遭到了欧盟反垄断执法机构的严肃处罚,但其在美国的反垄断风险相对缓和。更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美国监管机构试图分拆谷歌(例如将Youtube与谷歌进行分拆),谷歌的市场估值甚至可能进一步走高。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Hovenkamp认为,监管机构若想将Youtube和谷歌进行分拆,则必须详细解释这样的分拆将如何促进市场竞争。相比于Facebook不断关停竞争对手的行为,拆分谷歌的不同业务的法律挑战相对更大,拆分的经济意义也有待商榷。

亚马逊所面临的反垄断风险则相对较低。根据美国反垄断法律法规,由于亚马逊涉及行业和产品非常广泛,其市场占有率在每一个细分市场并不是很高,其受到反垄断处罚的可能性较小。但鉴于欧盟已经开始了针对亚马逊涉嫌使用第三方卖家数据进行不公平竞争的调查,美国反垄断机构是否可能据此对亚马逊开出罚单依然不甚明朗。

新的“镀金时代”正在降临

时间倒回到19世纪末,美国的“镀金时代”。

伴随着飞速增长的美国经济是各行各业的高度兼并集中:大公司的垄断地位变得越发不可撼动,而财富的积累并没有惠及广大人民群众,社会的贫富差异在不断扩大。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美国社会对于大公司的垄断行为进行了反思,最终在1890年通过了第一部反垄断法案《谢尔曼法案》,作为对于美国当时现实的社会经济问题的回应。

美热门总统候选人要拆分苹果谷歌,科技巨头的好日子到头了?

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约翰·谢尔曼提出《谢尔曼法案》

​在《谢尔曼法案》获得通过的21年后,反垄断法的威力得以真正彰显。1911年,美国最高法院判定,标准石油公司的一系列反竞争行为违反了反垄断法,并决定将其拆分为 34 个独立的、相互竞争的公司。1914年,美国国会又出台了《克莱顿法》和《联邦贸易委员会法》;这一系列法案与判决不仅奠定了反垄断法在美国经济和法律中的地位,更对于现代政府在市场竞争中应起到的作用进行了崭新的诠释。

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的经济危机和法律经济学运动的兴起,使得美国法律界对反垄断法的目的进行了重新思考。以最高法院大法官罗伯特·博克(Robert Bork)为代表的芝加哥学派认为,反垄断法应该以经济效率作为出发点,以提高消费者福利为目标,让市场进行自发调节,并对于政府的反垄断调查执法报以怀疑态度。

美热门总统候选人要拆分苹果谷歌,科技巨头的好日子到头了?

罗伯特·博克(右)和里根 / Wikipedia

自此之后,美国反垄断审查与执法逻辑都基于对消费者福利的衡量,而对于消费者福利又被简化成消费者所购买商品或服务的价格。根据这种逻辑,只要企业兼并或收购不会提高消费者为服务或商品所支付的价格,那么这样的兼并收购遭到反垄断监管机构封杀的可能性就变得很小。正是在这样的执法框架下,美国反垄断监管机构近年来并未对科技巨头的持续兼并活动加以阻拦;受惠于宽松的反垄断监管逻辑,科技巨头的规模也变得越来越大。

但是消费者福利是否应该被简单地定义为消费者所支付的价格?这样的逻辑显然有待商榷。Facebook的“剑桥数据门”让公众意识到,科技巨头的权力早已不限于经济领域,而是深入到政治和社会的方方面面中,我们的生活也在无形中被大型科技公司所控制。消费者福利不应该被简单定义消费者所支付的产品价格;相反,消费者的信息隐私、获取准确信息的能力、选择不同竞争产品的自由都应被纳入消费者福利。

美国社会已经进入了新的镀金时代。在过去的20年里,美国75%的产业都变得更加集中;在过去的40年里,美国的上市公司总数减少了50%。与此同时,美国的贫富差距越来愈大,1%的人占有了近40%的财富。当科技巨头深入到个人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当财富、科技、产业正在高速集中的今天,反垄断法是否可以像其100年前那样,重新改写美国经济和社会的秩序?这或许是美国许多民众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