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谍战:地下党深入敌巢、策反敌军将领,阻止了黄河第二次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7-02 15:13

 打入敌军内部,获取重要情报;开辟交通线,护送同志突破封锁;获取密码本,掌握敌方兵力;策反敌军将领,粉碎敌方战略……这一幕幕如今谍战剧演绎的情节,曾经真实地发生过。新中国建立之前,在当时的河南省会开封,活跃着多条中国共产党的隐蔽战线。他们相互独立,各负使命,共同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默默奉献着自己的青春、智慧,甚至生命。

昨天是七一建党节,开封城市史研究者刘海永用多年收集整理的史料,来还原真实的地下斗争。

开封谍战:地下党深入敌巢、策反敌军将领,阻止了黄河第二次决口

 

史料:历时8年,收集史料编写书稿

从2010年开始,开封城市史研究者刘海永开始收集中共地下党组织在开封开展工作的相关史料。

刘海永向记者介绍,有一册上世纪80年代的油印本尤为珍贵。油印本名为《中国共产党原冀鲁豫边区开封地下工作委员会历史资料(初稿)》,其中内容鲜活而详实地记录了地下工作鲜为人知、感人肺腑的人物和事迹。

刘海永用长达8年的时间,收集整理这些珍贵史料并认真研究,编辑出一套书稿《开封解放那些事》,将于今年出版,以此纪念新中国成立70周年。

他告诉记者:“隐蔽的地下站工作真实细节,就如同眼下热播的谍战剧一样,精彩、紧张,感人至深。”本文选取书稿中几段情节,让读者认识真实的地下工作者和艰苦卓绝的地下斗争。

故事1:策反敌军将领,阻止了黄河第二次决口

1946年3月,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城工部在原十八集团军总部开封情报站的基础上,成立了中共开封工作委员会;6月,中共华中分局决定建立中共汴郑工委(该组织后改由晋冀鲁豫中央局领导),刘鸿文为党委书记,朱晦生为军事部部长,林恒为地方工作部部长。刘鸿文和林恒是夫妻。

刘鸿文的公开身份是河南私立静宜女中的中文教师,林恒则经公开身份为河南大学教师的朱晦生推荐到国民党第四绥靖区整编师六十八师副师长王志远家任家庭教师,教其女儿英语。

六十八师原属西北军,师长刘汝珍是国民党第四绥靖区司令长官刘汝明的弟弟,早年留苏,曾受中共党组织的一定影响;副师长王志远早年与新四军第四师师长彭雪枫是同学,受过彭雪枫的影响;参谋长邹桂五早年倾向革命,为共产党做过一些工作。该师驻防杞县、通许、开封、考城、民权、菏泽及陇海铁路汴徐段沿线,主要任务是阻止解放军南下。

1946年秋,工委转归晋冀鲁豫中央局领导后,又根据刘伯承司令员的指示,与六十八师参谋长邹桂五建立了关系,对国民党官兵进行多方面的争取、分化、瓦解工作。王志远、邹桂五利用关系提供一些情报,并帮助工委对该师中下层的争取工作。在王志远、邹桂五的协助下,朱晦生与刘汝珍直接见面,向他申明大义,讲清利害,争取其率部起义。经过争取,尽管刘汝珍对起义犹豫不决,但表示“愿意交这个朋友”,为他自己留条后路,不再死心踏地为蒋介石效力。

开封谍战:地下党深入敌巢、策反敌军将领,阻止了黄河第二次决口

 

1947年6月30日,刘邓大军强渡黄河发起了西南战役,在一个月时间内,歼灭国民党军4个整编师师部,9个半旅共6万余人,由此揭开了战略进攻的序幕,并为挺进大别山开辟了道路。黄河流域连日大雨倾盆,黄河水位猛涨,刘邓大军在黄河南岸背水作战。

为阻止解放军的反攻,蒋介石密令第四绥靖区司令官刘汝明、第六十八师师长刘汝珍在考城扒开黄河大堤。第六十八师中将副师长王志远看到密电后,星夜赶回开封告知中共汴郑工作委员会书记刘鸿文。刘鸿文请示中原局,邓小平气愤地说:“蒋介石要水淹我军,我们一定要制止蒋介石的这个阴谋,不能让他得逞。”制止蒋介石扒黄河大堤的唯一办法就是劝说刘汝珍不执行蒋介石的命令。邓小平指示工委负责同志要亲自找刘汝珍谈判。

刘鸿文要王志远速找刘汝珍阻止第六十八师扒黄河。刘汝珍表示:“我一定顶住蒋介石的密令,决不做伤天害理的事。”刘鸿文和政治部交通员周郁文奉命抵达曹州,在天主教堂第六十八师师部刘汝珍的办公室,与刘汝珍、王志远进行谈判。刘鸿文提出:“如果蒋介石马上要你们扒黄河,你们如何处理?”刘汝珍表示:“如果这样,就战场起义。”刘汝珍言之慨然,付之于行,送走刘鸿文之后即下令派5000名民工和1000名工兵加修了一段黄河大堤。之后,刘汝珍委托国民党陆军总司令顾祝同向蒋介石陈述扒河之举将失去民心,请收回成命。可能是国内外的舆论压力太大,顾祝同的规劝见效,蒋介石不再提及此事。

后来事实表明,刘汝珍实现了他的诺言。在解放军南下时,他的第四绥靖区在陇海走廊设防的部队,基本上是虚放几枪边打边撤,为我军闪开了路道。

1948年年初,汴郑工作委员会撤销,刘鸿文、林恒撤回豫皖苏区党委,刘鸿文任城工部部长,林恒为区党委副书记章蕴同志的秘书。1948年6月22日,我军解放了河南省省会开封市,当时刘汝珍兄弟的家眷均未撤离市区,王志远也留在开封静宜女子中学其女儿王大地(中共党员)处躲避炮火。解放军进城后,王大地持中共地下党组织发给她的地下工作证明,同入城的党组织取得了联系。

故事2:为取密码本,他登门劝降机要室译电组组长

许天民原名许守谦,1917年出生于河南卢氏县,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原是徐州地下党的具体负责人。1946年,许天民突然遭到国民党徐州绥靖公署政治部、警备司令部与警察局的搜查、审讯,最终没有找到他是共产党的证据,于是将他释放。1947年,晋冀鲁豫中央局决定让他到开封工作。

1947年7月,蒋介石在郑州设立了以孙震为负责人的陆军总司令部郑州指挥所。这个指挥所同徐州指挥所、武汉“剿总”在形势上互为犄角,其军事锋芒直指华东解放区与中原解放区,是敌人进行重点进攻的一个组成部分。

为了及时了解敌人的兵力部署与战略意图,获取敌人的密码本是当前最迫切的任务。党组织发现郑州指挥所机要室少校译电组组长秦光弈,抗战初期在第三集团军总部机要处任上尉译电员,同许天民也有一面之识。经周密安排,许天民持推荐信并带上一份厚礼,到秦光弈家登门拜访。

秦光弈设宴招待,许天民见他对国民党的前途持悲观态度,对共产党的政策则毫无恶感,便单刀直入地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秦光弈一时不知所措,沉默不语,最后说出他的担忧:“使用密码本制度规定甚严,即使我们译电使用,也凭手续领取,而且使用不得超过两小时。至于携带密码外出,绝无此种先例。因此,要想抄录密码,困难是不易解决的。”许天民抓住他的矛盾心理,指明其全家人身安全与前途出路解放军全部予以保证,最终使秦光弈答应搞到密码本。

当天夜里,许天民立即通知打入国民党第68师任上尉副官的中共地下党员周继武,要他以现役军官的身份,在郑州市万顺街“交通旅社”开一个房间,然后通知汴郑工委地下党员崔景元,立即做好抄录秘密文件铅笔、纸张、米度尺等一切用具的准备,听候安排。

这个万顺街“交通旅社”,虽然规模不大,却地处郑州的市区中心,往来人员复杂。

第二天,秦光弈按照约定的时间,身着呢子军装,佩戴少校肩章和陆军总司令郑州指挥所的圆形证章,军容整齐地带了六月一日启用的密电码本(底码和乱码),来到万顺街“交通旅社”。

周继武、秦光弈全副武装,在门口进行巧妙掩护,许天民与汴郑工委地下党员崔景元则在屋内抄录密码。由于屋内光线较暗,手抄速度太慢,1个小时过后,只抄了密码的三分之一(“国军”使用密码制度很严,不得超过两个小时),而在两个小时内,是绝对完不成抄录任务的。此时秦十分惊慌,要求许把“底码”抄完,“乱码”抄录一半,其作用亦不可估量,若不及时交回密码,超时必被查究。为免遭无谓的牺牲,许天民权衡利害,立即决定停抄,让秦将密码带回。

第二天,许天民把所抄半部敌军密码安全送回豫皖苏军区领导机关,受到了军区首长的高度嘉许。

执行任务返回途中失踪,至今没有下落

朱晦生是陕西人,1926年入党。他潜伏敌营20年,曾经身边没有组织、没有战友。他在黑暗中摸索前行,掌握了大量有价值的情报,团结国统区的知识分子,为策反整编六十八师做出了巨大贡献。解放开封,他功不可没。

朱晦生1945年9月任中共徐州工委副书记,1946年1月任中共郑州、开封城市工作小组负责人,不久,与刘鸿文、林恒到开封共同筹建中共汴郑工作委员会(简称汴郑工委)。6月,汴郑工委成立,朱晦生任汴郑工委军事部部长。

刘邓大军强渡黄河南下后,河南的形势发生了变化,乘势而来的敌人更加疯狂地搜捕和镇压革命力量。“天快亮,更黑暗”。中共汴郑工委由于处境险恶,按上级指示撤至解放区。

朱晦生为了迎接解放,仍然单独留在开封,坚持地下工作。他一面积极做国民党军队内的统战工作,一面从各方收集敌人的情报。1948年春节前夕,朱晦生曾两次冒着生命危险到解放区汇报情况,为解放开封做准备工作。清明时节,朱晦生又不顾危险带着收集到的情报,第三次到驻沈丘县直河头的豫皖苏区党组织汇报工作,在返回途中失踪。

党组织得知情况后,曾派多人寻找,但却没有下落。对于朱晦生的下落,有多种传闻,却没有一个能查出实据,甚至出现他被秘密派遣到台湾执行潜伏任务的猜测。新中国成立后,经国家民政部批准,追认朱晦生同志为革命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