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存单”骗走储户170万元,留遗书称去另一个世界,一储蓄

作者: admin 分类: 热点 发布时间: 2019-08-10 13:13

 “我叫谢朋,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7日晚,在鄂州花湖某小区内,一名中年男子面对黄石民警坚称自己是湖南人,叫谢朋,并不是黄石警方要抓捕的周某。而在一旁的一名老人在沉默了许久后叹了一口气说:“他是我儿子”。

在父亲面前,这名中年男子再也没狡辩,最终配合黄石警方主动交待了自己身份。至此,潜逃22年的周某鹏落网。在大数据强力支撑下,在黄石市公安局经侦、刑侦等警种的密切配合下,发生在1997年的“将客户资金非法拆借(《刑法》修改前罪名)案”真相大白。

8月9日,黄石警方对外通报,周某鹏因涉嫌吸收客户资金不入账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鸳鸯存单”骗走储户170万元,留遗书称去另一个世界,一储蓄员潜逃22年后落网

周某鹏被拘留

银行储蓄员炒股亏损动起客户奶酪

1972年出生的周某鹏是黄石市黄石港区人,1995年他进入黄石某金融机构工作,担任储蓄员。

入职不久,周某鹏就迷上了赌博机,输了不少钱,父母为此帮其偿还赌债10余万。但周某鹏并未吸取教训,仍想着“赚快钱”,于是“转战”股市。

为了短期内筹集更多的本金,周某鹏动起了歪心思,将目光瞄向了来单位办理存款业务的大额储户。

1996年至1997年,周某鹏利用储蓄员的工作便利,通过开具“鸳鸯存单”的手段,对12名到单位存钱的储户资金动了手脚。

“当时储户存款,储蓄员要开具一式三联存单,一份给储户,另两份给单位入账,均为手写。”黄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副支队长李闯介绍,周某鹏为了获取三联存单,提前做好准备工作,用熟人名字自行进行小额存款。

“他自己用熟人的名字存款50元,将三联存单中的两份入账联填好上交,但留下空白的给储户的一联备用。当大额储户出现时,他就将该空白联按储户实际存款金额填写后再交给储户。”李闯说,储户不知道的是,他们带着几十万来,有的结果连户都没开,一分钱存款都没存。

“鸳鸯存单”骗走储户170万元,留遗书称去另一个世界,一储蓄员潜逃22年后落网

周某鹏用熟人名字存款50元

周某鹏之所以会选择大额存款的储户,是因为猜想对方短期内不会取款,自己“借用”一下再补上不会被发现,于是开具“鸳鸯存单”,只将储户的极小部分存款甚至“零”存款存入银行做账,其余部分钱款均被其私自挪用。

就这样,12名储户的172万元,只有2500元被存入了金融机构,其余的171.75万元中,150余万被周某鹏投入了股市,20万用于投资生意。

幻想着股市大涨,快速赚钱填补储户钱的周某鹏没有想到,150余万元在股市中很快缩水成30余万,投资生意的20万也没了。

1997年底,接到储户预约取款电话的周某鹏,自知无钱还,事情即将败露,于是在一天下班后“人间蒸发”。

潜逃前,周某鹏没有跟任何人提起此事,而是在家中留下了4封遗书,分别给单位、父母、妹妹、当时的女友各写了一封遗书。在遗书中他交待了自己挪用了储户171万余元而无力偿还的事实,并称自己将一死了之,希望单位、家人不要找他。

1997年12月14日,黄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接到该金融机构的报案,立即对此案展开调查,但由于线索极少,警方一直未能证实周某鹏已经自杀,也未找到其下落。

大数据筛疑似“死亡”的储蓄员浮出水面

“莉莉,我欠你太多了,今生今世无法相报,你对我的情来世再报……”在遗书中,周某鹏对女友称,他将去了另一个世界。

“鸳鸯存单”骗走储户170万元,留遗书称去另一个世界,一储蓄员潜逃22年后落网“鸳鸯存单”骗走储户170万元,留遗书称去另一个世界,一储蓄员潜逃22年后落网

周某鹏写给女友的遗书

在其女友心中,周某鹏已离开了这个世界,但警方并未放弃对此案的侦查。

1999年,黄石市公安局成立经侦支队,由该支队接手此案。

22年来,办案人员多次经过调动,有的退休、有的调走,却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周某鹏。

近年来,黄石警方根据“数据警务、智慧公安”战略规划的要求,聚焦数据汇聚与应用,拓展数据来源、打破信息壁垒、强化数据治理、提升数据效能,推进数据融合和业务融合,为各类案件的侦破提供了强有力的推进作用。

今年7月,办案民警再次跟进此案,经过20多天的海量调查,将当年储户存单、真实入账本等相关证据进行重新梳理后,民警终于通过该金融机构获取了一张周某鹏22年前的清晰照片。

黄石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王郁辉听取汇报后,指示副局长罗会平领导专班继续跟进,利用大数据围绕周某鹏展开彻查,早日破案。通过将周某鹏的个人信息放入相关系统进行比对,民警发现一个名叫“谢朋”的湖南籍男子与其高度相似。

谢朋的身份证信息显示,其系湖南省临湘市人,1975年生。通过对谢朋进行进一步调查,民警获悉,谢朋已婚,有一儿一女,长期在广西崇左活动。

“周某鹏的父母近年也多次到过广西崇左,而且通常是单人出行,一去就是一两个月,这肯定不是过去旅游的。”黄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涉税金融犯罪侦查大队教导员吴智鹏介绍,20多年来,警方也一直关注着周某鹏的父母,两位老人年事已高,加上广西无亲戚,所以两人多次分别到广西崇左长住的情况十分异常,结合谢朋长期在崇左活动,警方分析,周某鹏已“变身”谢朋,定居广西,其父母或因想念儿子,或因帮儿子带孩子而多次前往广西。

自认身份已漂白大胆回家团聚落网

为了不打草惊蛇,办案民警继续围绕“谢朋”和周某鹏父母、家人展开调查,周某鹏父母已从黄石市内搬至鄂州花湖居住,“谢朋”和妻子、孩子均在黄石出现过。

掌握这些证据后,8月7日晚,经过周密部署,民警前往鄂州花湖,将自以为“风头已过”而潜逃回家看望父母、妻孩的周某鹏一举抓获。

面对民警,起初,周某鹏还百般抵赖,坚称自己是谢朋,没做违法犯罪之事,在其父坦诚其真名为周某鹏后,他才束手就擒。

经审查,周某鹏交代了其吸收12名客户171.75万元不入账的犯罪事实。他称,1997年底,预感东窗事发的他,匆匆取出股市里仅剩的30余万元后,开启了逃亡之路。在未告知父母、女友等人的情况下,他带着30余万元现金先逃到了成都,随后,又跑到了云南、深圳等。

在深圳期间,周某鹏通过朋友,用“谢朋”之名办理了一张湖南的身份证,一直沿用至今。其间,通过朋友认识了湖南一女子,并与其结婚生子。

2008年,周某鹏带着妻子和孩子到广西,做边境贸易,勉强维持生活。

逃亡20余年,周某鹏称自己也很害怕,但2017年因为合同诈骗被广西警方抓获并被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但未被发现“旧账”后,他似乎看到了“希望”,胆子也变大了些,便主动开始与家人联系。

今年7月17日,缓刑刑满的周某鹏想到父母年事已高、妻子患病在父母家中无暇照顾孩子后,他回到了黄石。

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变形记”已被大数据识破,其一举一动都早已在黄石警方的掌握之中。

目前,周某鹏因涉嫌吸收客户资金不入账罪已被刑事拘留,黄石警方仍在全力挽回金融机构损失,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