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英逆风中盛赞刘伯承:他是国家和人民的宝贝

作者: admin 分类: 科技 发布时间: 2019-08-09 12:53

 

叶剑英逆风中盛赞刘伯承:他是国家和人民的宝贝

1950年6月,叶剑英同刘伯承在全国政协一届二次会议上交谈。(资料图)

  1957年,战役系学员毕业后,军事学院开始了分校建院的工作。7月底,中共中央军委任命刘伯承为高等军事学院院长兼政委。然而,刘伯承的健康状况使他实在难以担任此职。他于8月6日写信给毛泽东和彭德怀,呈请免任高等军事学院的领导职务。信中写道:“原来就是残衰多病的身体,勉任六年学术工作,极感吃力。自1953年患虚脱症以来,脑力、眼力、神经和创伤诸旧病反复纠缠,已经难于看书提笔,休假也多;因而不能时常参加教材编审工作,不能更多参加思想提高工作,而深入基层的民主生活、纪律生活和实习工作也逐渐减少以至于无。这是整顿三风所不允许之事,也是忝列此职成为疚心之事。据此,请求免任我以高等军事教育这么更重要的新职,并请在移交南京军事学院职务之后,乘间疗养一个时期。一俟病愈,再赴北京专任军委委员参加实习机关工作。”


刘伯承的这个请求,后经中共中央军委批准。

9月13日,军事学院召开大会,欢送刘伯承离任,欢迎新任院长廖汉生到职。

几千名教员、学员和机关工作人员,怀着难以形容的心情,倾听钟期光致词。刘伯承由于在上海治疗,未能出席大会。但是,钟期光仍然满怀深情,讲起了刘伯承创建军事学院的功绩。

这一年,刘伯承病痛与忧虑交加。在医院的病房里,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作了这样的描述:“感觉残老身体就像一部长久用损的汽车,小修未好又经几年过分使用之后,遂成一部难好易翻的破车。……左脑后部与两太阳穴处常作胀痛,眼复流泪水至头部昏眩。”反教条主义运动更像一块压在他心头上的大石块,使他日益担心刚刚走上轨道的军队正规化、现代化建设被迫中止。医生为了减轻他的病痛和缓解他的焦虑,建议他外出游览疗养。这年深秋,他前往风景绝佳的皖南黄山。观景忆事,他似乎忘却了眼前的病痛和烦恼。

叶剑英一直是主张既要批评和纠正教条主义式的态度和方法,也要反对经验主义的态度和方法。1956年10月,他在全军第六次军校会议上的总结发言中,形象地比喻说:“目前看来,学习苏联先进经验,有两种学习的方法:一种人是学老牛吃草,不分青红皂白,通通吃下去再‘反刍’;一种人是学西方寓言上的驴吃草,东瞻西望老吃不下,自己都快要饿死了,还是一根草都没有吃进去。前一种人说,你根本没有吃或没有尝过味道,怎么能分析好坏,结论是赞成做老牛。但后一种人反驳说,学习要有选择,但他们老迟滞在选择阶段,结果是做老驴。我想,这两个方面应该加以批判的结合。就是说首先要认真学,要把先进的东西通通吃下去,不要东瞻西望。但在学习中要加以分析批判,学到手以后,又要加以发展……”

从1957年下半年开始,全军的“反教条主义”运动逐步升级。在这场运动中,除了南京军事学院院长刘伯承元帅遭到批判,主持训总工作的叶剑英也没幸免。

1958年4月8日,叶剑英来到南京军事学院,在全院教职学员干部大会上发表讲话。他在讲话中,对军事学院工作中的成绩作了充分肯定,反对给军事学院戴教条主义的帽子,并勇于承担责任。他说:“有人说学院是教条主义的头头,但应该说,全军包括院校和部队都有教条主义的成分,当然不必安上一个教条主义的帽子。过去军事训练中出现教条主义倾向,主要责任在领导。训总首先应作自我批评,不要把责任推到底下,因为我们照搬、照翻、照印、照发,毫无疑问你们底下只好照办,我们四照,你们只一照。”

叶剑英在这次讲话中,怀着崇高的敬意,谈到老战友刘伯承,对这位受到不公正批判的军事理论家作了高度赞扬,给以深切的慰藉:“我们的刘伯承同志经历了40多年战场生活、军队生活,精通俄文,战斗经验丰富。像他这样的同志是很少的。他很红、很专,就是不健。他八九次受伤,为革命为人民流了很多血,是我们国家和人民的宝贝,应该很好地维护他的健康,以便他能更好地负责国家大事。”叶剑英这番话,在当时军队反教条主义空气浓厚的情况下是很难得的,表现了他敢于坚持真理的态度和对老战友的真挚情感。在场的2000多名教职员听到他的发言无不为之感动,报以热烈的掌声。

叶剑英从南京返回北京不久,即出席中央军委于5月27日至7月22日召开的扩大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