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2次跳江朋友崩溃痛哭 多部门搜救未果,隔天他自己回家了

作者: admin 分类: 科技 发布时间: 2019-07-27 13:24

 7月25日晚上10时左右,25岁的四川宜宾珙县青年小梅(化名)从宜宾叙州区金沙江戎州桥下跳江自杀,漂到三江口长江公园水幕电影水域附近时呼救,被岸边市民救起。

此后不久,小梅再度情绪失控跳进长江被卷走,其朋友赶来下水营救失败,悲伤痛哭瘫软在地,现场让人动容。

小伙2次跳江朋友崩溃痛哭 多部门搜救未果,隔天他自己回家了

 

小梅二次跳江现场/胡春供图(下同)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就在家人和搜救人员都认为小梅生还希望渺茫时,他居然奇迹般自己回家了。

7月26日,红星新闻记者从警方和小梅母亲余女士处获悉:25日晚跳江的小梅已自行回家,其自称漂到长江大溪口后上岸,在大溪口桥下睡了一觉,今天下午走路回到出租屋。

长江里有小伙呼救 市民将其捞上岸

据目击者古月(化名)介绍,25日晚10时05分左右,她在宜宾叙州区长江公园水幕电影处乘凉,现场市民众多。此时从上游方向靠近岸边的江水中传来呼救声,大家循声望去发现水中有人漂来。一市民跳进水里将呼救男子拉到岸上。

小伙2次跳江朋友崩溃痛哭 多部门搜救未果,隔天他自己回家了

 

“家人都不管我,生活没有意义,我活着还有什么用?”面对大家的询问,男子断断续续讲了跳江经过。古月说,男子自称25岁,家里人不管他,生活很不如意。当晚喝酒后在金沙江戎州桥下跳江自杀,不想在江水中因太难受突然改变想法,被困在江中的他遂大声呼救。

古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经过大家规劝,男子似乎放弃了轻生念头,并报了一个朋友的手机号码。热心市民中有人给其朋友打了电话报信,也有人安慰、鼓励他,还有人善意批评他这个年纪了不应该靠父母管(养活),但男子一直唠叨活着没意思。

突然失控再跳江 朋友水中崩溃痛哭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众人劝说下该男子情绪愈加激动,出口辱骂营救他的市民不该救他,说着说着又一次纵身一跃,头也不回往江里跳。”另一目击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小梅第二次跳江前还撂下了“狠话”:“谁敢再救我,就大家一起死!”

因此,第二次没人再敢救小梅。

虽然没人再敢救,但岸上的人也纷纷拨打电话报警,大家忙成一团。

小伙2次跳江朋友崩溃痛哭 多部门搜救未果,隔天他自己回家了

 

小梅刚刚跳下去,其好友们便赶到了。一朋友(一说表弟)立马下水去救他。但此时小梅已经在长江中漂出去大约30米远,加上汛期水流湍急,救小梅的朋友没找到他,当场在水中放声大哭不肯上岸。接警赶来的公安民警、医护人员们强行将其拖上岸。

现场群众拍摄的视频显示,救人失败的朋友上岸后情绪崩溃,瘫坐于地嚎啕大哭,连声责怪自己“没有救起他”。视频流传于网络,很多人为之动容,点赞“这才是真友情”。

“男子跳水后很快被江水吞没,但他在水里仍然大骂‘我死了都不会放过你’。”事发后,有宜宾本地自媒体报道了这一细节。目击者古月证实,男子确实说了此话,这也是他被江水卷走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古月猜测,“他骂的不是别人,而是此前救他的人。”

搜救进行时 跳江男子已回家

红星新闻记者从宜宾翠屏海事处了解到,当晚接到报警后,驻守在金沙江宜宾城区江段的海事救援人员立即出动救援艇沿江搜救,驻守在长江宜宾港码头的长航公安宜宾派出所民警也驾艇溯江搜寻,叙州警方辖区派出所民警则赶到长江公园配合处置。

据了解,7月25日,长江宜宾合江门(距离水幕电影江面约2公里)航行水尺水位8.10米,江水流速5500立方米每秒,长江公园亲水步道被淹,江水流速较快。

小伙2次跳江朋友崩溃痛哭 多部门搜救未果,隔天他自己回家了

 

“汛期的长江水情来势凶猛,跳江或者意外落水,没有现场搜救起来,基本没有生还可能。”一位水上救援志愿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有鉴于此,长航公安、海事部门对于跳江者的搜救行动在26日继续进行。

7月26日,红星新闻记者从长航警方了解到,26日上午,跳江男子的母亲到长航公安宜宾派出所报案,警方找到部分目击市民做了笔录,证实确实有人跳江。26日,搜救人员一整天都在继续搜救跳江男子,并向长江下游沿线乡镇派出所发送协查通报,请求协助查找。

“26日下午快要下班时,我们民警接到自称报警人(跳江者母亲)的电话,被告知跳江男子当天已经自行回家。”长航公安宜宾派出所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民警要求见到跳江者本人以确认事实,但报警人称跳江者身体疲惫,表示要休息一下再到派出所说明相关情况。

讲诉生还奇迹 江中呕吐清醒自救

据知情人介绍,跳江男子姓梅,是四川宜宾珙县下罗镇人氏,今年25岁。小梅父母离异多年,跟随母亲一起生活,目前租住在宜宾叙州区南岸,事发当晚酒后与母亲吵架,因嫌母亲管束太多太严而跳江。26日晚,红星新闻记者与小梅母亲余女士取得联系,其确认了相关信息。

据余女士回忆,25日晚,小梅和朋友们喝酒后现醉态,朋友们相约到歌厅唱歌。小梅打算骑电瓶车前往,被母亲制止,此后约20分钟没等到车,小梅便与母亲争吵,现场亲戚都批评他,小梅生气离开。“我有句重话让他非常气愤,他说觉得活着没意义。”余女士只看到儿子走了,后来才知道他跳江轻生。

25日晚,熬过一个不眠之夜,余女士和家人26日一早又沿长江寻找小梅未果,上午便到长航公安局宜宾派出所报案。下午,余女士回到自家店铺,无奈地等待儿子的“死讯”。下午4点多,余女士突然接到陌生电话,一个沙哑的男声让她送钥匙到出租屋。“我刚开始没听出来,多讲两句才知道是我儿子,他居然真的还活着!”

此后,小梅向母亲讲述了从寻死到获救的经过:第一次跳金沙江,真的是不想活了。可是水里一泡,喝两口水吐了,人稍微清醒点就不想死了,就呼救。被救上岸后,救人者和围观市民见他糊里糊涂,对他又是拍打又是骂,估计是想把他弄清醒。“把我打痛了,我就又觉得不想活,死了也不要他们管。”小梅告诉妈妈,后来他又一次跳了江。

小伙2次跳江朋友崩溃痛哭 多部门搜救未果,隔天他自己回家了

 

第二次跳江时,小梅已经比第一次清醒了不少,加上又喝了江水,再次呕吐后,人越发清醒。“想了很多事,自己又会水,就借着水势往岸边划,最后上了岸。”小梅称,自己上岸后又困又累,就在江边桥下睡着了。26日睡醒后身无分文,又没电话,就徒步往家(出租房)走。

到了家,小梅发现母亲不在,又没钥匙,才借了电话给妈妈联系。回家后,小梅真诚地告诉妈妈:很后悔做出冲动的举动,也很感谢救他的好心市民。“这次让他深受教育,一定好好活着,再也不干轻生的傻事了。”余女士向红星新闻记者转述了儿子的话,也感谢大家过去一天一夜对小梅的关心和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