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华裔科学家夫妇被情报部门带走:电脑被查,来华行程取

作者: admin 分类: 科技 发布时间: 2019-07-23 14:18

 当地时间7月5日,加拿大华裔女病毒学家邱香果博士和其丈夫正带领其研究生团队在位于温尼伯的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ational Microbiology Lab,下称NML)工作,一些来自加拿大情报机构的工作人员突然闯入,将夫妇二人带离,两人所带的一名中国学生也被一并带走。

这一消息于7月14日经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披露,引发坊间的猜测和议论。由于中加关系当前正陷低谷,邱香果夫妇的遭遇在加拿大学术界和华人圈引发高度关注。

邱香果夫妇被加方“定点清除”

邱香果博士出生于中国大陆,1985年在河北医科大学获医学学士学位,1990年在天津医科大学获免疫学硕士学位。1996年她作为访问科学家前往美国得克萨斯州MD安德森癌症中心,次年作为研究助理前往加拿大曼尼托巴癌症治疗中心。2003年的一次采访中,她表示加入了加拿大NML特殊病原体计划。

NML是全球15个具有四级生物安全水平的生物实验室之一,在加拿大乃至北美更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在有“科学研究脸书”之称的学术网站“研究之门”(Researchgate)上,邱香果将其职位标注为“疫苗研发及抗病毒治疗研究室负责人”,并关注了“泛埃博拉病毒/丝状病毒疫苗的开发”“埃博拉病毒”“抗病毒感染的治疗性抗体”“雪貂感染雷斯顿型埃博拉病毒的特征”等四个医学项目,表示长期从事BSL-3/BSL-4高致病性病原体动物模型、致病机制以及疫苗抗体等抗病毒药物方面的应用基础研究。截至目前,她一共发表论文90多篇,其中作为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44篇,参编专著5本,获PCT专利1项。

作为国际知名病毒学家,邱香果和其同事盖瑞·库宾格(Gary Kobinger)因发明埃博拉病毒治疗药物ZMapp赢得国际声誉,她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别获颁加拿大非洲之友人道奖和曼宁创新奖,更于2018年获得加拿大总督创新奖。

加拿大华裔科学家夫妇被情报部门带走:电脑被查,来华行程取消,实验室授权被撤销

加拿大总督2018年向邱香果颁发创新奖 图片:CBC News

根据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官网信息,擅长免疫学研究的邱香果还担任该校医学微生物学系兼职教授。而她的丈夫程克定(Keding Cheng)同样是一名生物学家,发表过有关艾滋病、非典型肺炎(SARS)、大肠杆菌感染和克雅氏病综合征等方面的论文。

针对媒体的报道,加拿大公共卫生署(PHAC)姗姗来迟地确认了消息,并称二人“可能涉嫌违反政策规定”,正在进行“行政事务审查”;随后,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曼尼托巴省警队发言人证实,他们早在5月24日即收到PHAC关于“配合行动”的要求,称“此事对公共安全没有威胁”,调查期间不会进一步发表评论。

据CBC披露,早在几个月前,就有电脑技术人员进入邱香果的办公室并更换了她的电脑,她定期去中国的访问行程也被取消。此外,邱香果夫妇及其中国籍留学生进出实验室的门禁卡及登录实验室网页的授权也被撤销,警方还要求实验室的同事不得与邱香果夫妇联系,但未说明理由。

据悉,邱香果所在实验室共有四名中国学生。《凤凰周刊》尝试与其中的另三名中国学生张某某、朱某某、何某某取得联系,截至发稿前尚未获回复。

与此同时,曼尼托巴大学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在接受加拿大皇家骑警调查之前,邱香果在该校的“非年薪职位”(non-salaried position,指薪资按小时及绩效计算)——兼职教授工作已被停职,其所领衔的研究所也被分流。

可以说,邱香果夫妇在加拿大学术界被“定点清除”了——这种“清除”并未宣布任何足以令人信服的理由,却以诡异的速度和形式波及到更多层面。

前同事不认为是“经济间谍案”

随着事件的发酵,曼尼托巴大学研究和国际办公室副主任多艾林(Jay Doering)于7月15日宣称,鉴于“加中两国关系现状及发展趋势”,该校“希望教职员工避免所有非必须的赴华旅行”。

“在当前的氛围下,可以理解曼尼托巴大学为何会这么做。”加拿大阿尔伯特大学中国研究所所长霍尔登(Gordon Houlden)说,“但限制旅行的做法似乎太过头了,会损害与中国方面的学术合作关系。”

霍尔登坦言,加拿大皇家骑警、PHAC和其它机构的“非透明行为”助长了方方面面的恐慌,因为“在缺乏解释的情况下,人们只能承受最糟的结果——尽管这未必是真相”。

毕竟,这不是加拿大警方第一次对邱香果所在的实验室展开调查。2009年,该实验室一名前研究人员因试图从美加边境走私埃博拉病毒的遗传物质而被定罪。有分析说,这里拥有一些非常敏感的生物学研究材料,尤其是微生物学,可能存在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

据加拿大《渥太华公民报》7月15日报道,多年来与邱香果密切合作的前同事、曾是其实验室特殊病原体计划前负责人的海因茨·费尔德曼(Heinz Feldmann)对她被带走的消息感到震惊。“我仍然希望这是一个巨大的误解。”他说,“她是一位伟大的研究员、一位伟大的合作者,她在该领域一直是位伟大的人物。我想不到任何关于她负面的事情。”

与邱香果共同发明埃博拉药物的著名微生物学家库宾格7月18日向加拿大《温尼伯太阳报》直言,这次案件绝非所谓的“经济间谍案”。

库宾格指出,邱香果夫妇的确主持了一项和埃博拉病毒特效药前瞻性研究有关的研究项目,与一间名为MabWorks、注册地在北京的公司进行合作,他本人也参与过这一项目。该项目涉及一项尚处于试验阶段、未获专利权的“单克隆抗体”,这种抗体在早期临床试验中显示出对埃博拉病毒的“治愈希望”。

加拿大华裔科学家夫妇被情报部门带走:电脑被查,来华行程取消,实验室授权被撤销

 

至于他们共同发明的埃博拉药物ZMapp,正由一家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的医药公司进行开发。库宾格还说,邱香果夫妇主持研究的新药,“包含ZMapp三种主要有效成分中的两种”。

库宾格解释说,和中国公司合作有助于绕开加拿大冗长的程序,加快药品临床试验进程,“这样可以早日挽救更多生命”。但他认为,中国公司根本没必要从项目中窃取任何东西,因为“所有研究成果早就公开发表了”,并且埃博拉疫情主要发生在非洲东南部的刚果河流域,非洲以外的患者寥寥,“加上非洲疫区缺乏购买能力,生产这种药根本不可能赚大钱”。

费尔德曼亦认为,对于治疗一种患者相对较少、利润不高的疾病的药物来说,成为经济间谍活动目标的可能性不高。“如果真的想赚钱,有更好的目标可以选择。”

一些熟知内情的人士亦称,邱香果夫妇近年来一直致力于这项针对埃博拉疫情“单克隆抗体”的研发,并无精力涉及更多高精尖的项目。

针对中国元素的“检疫隔离”?

库宾格认为,邱香果事件的“夸张反应”,是一种“学术政治化”的操作。

近期中加关系因孟晚舟事件和随后康明凯(Michael Kovrig)、斯帕沃(Michael Spavor)等加拿大公民在中国因“危害国家安全”被捕,使得双方矛盾激化,进而引发加拿大政府有关部门的“偏执反应”。“可以说,邱香果事件是近期最为典型的一例。这是极为不幸的事情,不但对学术研究不利,对这些学者也不公平。”库宾格感慨地说。

他甚至怀疑,邱香果夫妇的研究或许无意中“犯了某些加拿大联邦政府官员的忌讳”,因为“并非所有官员都支持针对埃博拉疫情的研究,他们认为加拿大远离疫区,做这样的研究纯属多余”,从而借加中政治关系紧张之际对相关研究加以干扰。

加拿大华裔科学家夫妇被情报部门带走:电脑被查,来华行程取消,实验室授权被撤销

 

另有要求匿名的加方人士在《多伦多太阳报》上披露,美国一直向加拿大施压,希望后者效仿自己,将中国企业、机构、学者和学生从所谓的“敏感研究领域”剔除,实行针对中国元素的“检疫隔离”。尽管加拿大联邦政府在该问题上一向吞吞吐吐,但今年恰逢选举年,一些官员希望通过各种手段向中方施压,迫使后者在10月选举投票前释放被捕的加拿大公民,并“妥善解决”愈演愈烈的农产品纠纷。

正是在这种情绪的左右下,加拿大政府才会在今年稍早发出针对中国、充满情绪化辞藻的旅行警告;并不厌其烦地游说其它国家共同对华施压,邱香果事件只不过是这股情绪的最新反映而已。

7月15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有关邱香果事件提问时表示,目前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尚未接到有关中国公民涉及此事的通报。如有中国公民,中国使领馆将依法向他们提供领事协助,切实保障他们的正当合法权益。

事件发酵至今,加拿大华人社区总体三缄其口,噤若寒蝉。目前尚不清楚邱香果是加拿大公民、永久居民还是中国公民。但有知情者说,中方的回应证实此前华人社区的说法,即邱香果夫妇已加入了加拿大籍,不再是中国公民。倘若如此,加拿大有关方面针对邱香果夫妇的种种作为便属于加国内政,即便有借机向中国施压的意图,也只会拳拳落空。

毋庸置疑的是,中加关系的不断趋冷已给旅加华人的利益构成现实损害,尤在选举年的特殊氛围里,面对乌云翻滚、扑朔迷离的邱香果事件,加拿大各方惟恐“多说多错”,外界也只能静观其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