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路边平衡车当废品捡走 六旬老太身陷“偷盗”风波

作者: admin 分类: 科技 发布时间: 2019-07-05 14:42

 事情已过去几天,杨阿姨(化名)仍有些不敢出门,她担心一走到街上,就被人当成是小偷。

这一切,都是捡废品惹的祸。

将路边平衡车当废品捡走 六旬老太身陷“偷盗”风波……

 

监控拍下了杨阿姨拖走平衡车的一幕 视频截图

杨阿姨今年60岁,家住四川南充蓬安县城。几天前,她在街头将一台电动平衡车当成废品,拖到废品收购站卖了10元。不过,这件她眼中的“废品”,其实是车主停在路边的,价值几大千。警察很快找到了她。经和失主协商,杨阿姨赔了1500元。

不过,此事在网络上曝光后,杨阿姨身陷“偷盗”风波,她和老伴还为此丢掉了工作。“我路过看到街头放的那个车(平衡车),回来的时候还在,以为是不要的健身器材。”杨阿姨反复自责,“如果不是旁边放着一袋垃圾,我肯定不会以为那是废品。”

【丢车

电动平衡车停路边失踪

监控发现被老太太拖走

“平衡车被盗”事件,发生在6月26日下午。

冀先生是蓬安县悦庆街一家搏击俱乐部的拳击教练。当日下午3点左右,冀先生忙着赶往俱乐部办事,但因附近停车不方便,他决定骑家里的电动平衡车前往。搏击俱乐部位于二楼,电动平衡车就停在俱乐部楼下的一颗行道树旁。

约20分钟后,在俱乐部忙事情的冀先生听到楼下有城管队员在喊话,通知那些不按规定停车的车主尽快将车辆挪走。冀先生从窗户朝楼下张望,但目光所及之处,并没有看到自己的电动平衡车。冀先生赶紧下楼,找寻了一圈,确定车丢了!

“难道是被人偷了?”冀先生手里握着电动平衡车的遥控开关,有些生气。他此前也有过电动平衡车被盗的经历,但几个月后在街头看到那辆被盗的平衡车,正被一名年轻小伙骑着。他上前将小伙拦下来,对方随后将平衡车归还给他。

没想到,电动平衡车这次又被“偷”了。冀先生分析,电动平衡车的遥控开关仍在自己手里,平衡车即便是被人偷走,应该也不会走太远。他报了警,然后到附近一家酒店调取监控录像。

将路边平衡车当废品捡走 六旬老太身陷“偷盗”风波……

 

监控拍下了杨阿姨拖走平衡车的一幕 视频截图

监控视频画面中,一位背着背篓的老太太,拉着电动平衡车的把手,直接拖走了。冀先生想不通,一个老太太,为何会偷自己的电动平衡车?

之后,当地的几家自媒体,很快就对老太太的这种行为进行了曝光。

【调查】

价值上千的车被拆成废铁

卖了10元钱赔偿1500元

6月26日下午,蓬安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接到冀先生的报警后,随即展开调查。

次日上午,在县城一家中餐厅,民警找到了在此打工的杨阿姨。杨阿姨承认,自己前一天下午确实在街头捡过一件“废品”。

“我不晓得那个废品是平衡车,以为是他们丢弃不要的。”杨阿姨坐在警车上,民警带着她前往头天下午去过的废品收购站。

杨阿姨告诉红星新闻,她当时看到路边的行道树下放着一袋垃圾,自己还打开袋子,但没找到矿泉水瓶、纸壳等可卖钱的废品,她打量了一下垃圾袋旁的“废品”(备注:平衡车)。“有两个轮子,和我平时在电视上看到的那种健身器材有点像,我想应该是人家用坏了,当垃圾丢掉的。”杨阿姨说,“健身器”旁边放着的一袋垃圾,让她更确信这是一件被丢弃的“废品”。

中午时分,冀先生接到办案民警的电话后,动身赶往蓬安县公安局。他在路上想,既然平衡车找回来了,也不用追究老太太的责任。不过,当冀先生赶到到公安局后,发现丢失的电动平衡车已被拆卸成一堆废铁,就装在两个蛇皮口袋里。

原来,当杨阿姨将“废品”拖到废品收购站后,废品站老板并不想要。“他嫌难得拆,我说我都捡来了,你就帮忙拆下,最后老板才收了的。”杨阿姨说,这件“废品”重18公斤左右,老板给了她10元钱。对于这一说法,警方也从废品站老板处得到证实。

“这辆电动平衡车原价6000多,如果折旧也能卖两三千元,即便是拆成零部件分开卖,也不止卖10元钱啊。” 面对杨阿姨的讲述,失主冀先生哭笑不得。他说,这辆电动平衡车是2015年一位朋友送给自己父亲的,但平时几乎没怎么用,只是最近两年,自己才偶尔骑一下。

在公安局里,杨阿姨得知自己卖掉的“废品”竟然是价值上千元的平衡车时,也傻眼了,她不断向冀先生道歉。最后经过协商,杨阿姨的两个女婿赔偿冀先生1500元,冀先生也原谅了杨阿姨,不再追究其责任。

【影响】

老两口被打工餐厅辞退

网友怀疑其有盗窃前科

但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

6月28日,餐厅主管找到杨阿姨和老伴,提及了此事,然后结算了工钱,让他们暂时先不到餐厅上班。杨阿姨这才知道,自己把平衡车当废品拖走的视频被人传到网上,还引起了热议。

有网友评论说:“如果家里有老人捡废品,做儿女的还是要提醒一下,要捡最好是垃圾桶旁边的东西,别人放在大街上的你去捡,到时候还真不好说。”甚至有网友怀疑,老太太是不是有盗窃前科。

对此,警方向红星新闻表示,这是网友们对老太太的误解,她没有盗窃前科,当天拖走平衡车,也确实是把平衡车误当成了废品。

网友们的评论,让杨阿姨的两个女儿很难受,她们不敢将这些评论告诉母亲。女儿小英暗自庆幸,母亲不会用智能手机,更不懂得上网,否则不知道该有多难受,但她还是决定,替母亲在网上回应一下。

小英在网上替母亲道歉,然后解释说:“一个连智能机都不会用的老年人,她哪里会知道平衡车的价钱,而且还一直以为卖掉的平衡车,是自己在街头捡到的废品。她要是知道的话是不会拿的,希望你们不要再这样评论我妈了。”

但是这样的解释,很快引来又一拨反击。有网友说:“错了就是错了,是偷或是捡?这两个字对这件事而言有区别吗?失主丢了车是事实,不能因为其他因素否认这个事实,也不能因老人家里有困难而抹杀该承担的责任。无知、善良、穷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她手机都用的老人机,哪里懂啥子平衡车嘛,如果当时我们在一起肯定不得要她捡的。”小英有些无奈地说,“这个事的的确确是我妈无知,不懂这些,这是我妈的错。”

朋友祝女士也在网上替老太太解释:“人心的背后,你们清楚么?恰好,这个阿姨我认识,很和善,同时也无知,如果她知道贵重,并不会捡,也不会卖到废品站卖10元赔1500元,还说了半天的好话。”

“阿姨并不是网友所说的那样是小偷,阿姨喜欢捡废品,孩子们为这事和老人吵了很多次。”祝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自己的母亲也曾捡过废品,“我们的父母,几个不是节约之极又捡过卖过废品的?请善待人心。”

【坚持】

家人劝阻过多次却无效

老人不想增加女儿负担

杨阿姨说:“捡废品都是捡别人不要的,如果是商家放在门口的瓶子或是废纸箱,我都不会捡,万一商家自己要留着卖,即便捡,我也会问他们还要不要。”

其实,因为捡废品的事情,两个女儿和老伴,曾多次劝阻过杨阿姨,“毕竟卖不了几个钱”。

小英告诉红星新闻,父母都是从农村出来的人,年轻时吃过不少苦,即便现在进城生活条件好了,但父母一直没有丢掉节俭的习惯。“他们老年人的想法跟我们不一样。”小英说,父母此前在餐厅上班,一个人每月的收入有2000元左右,但父母将这些钱一直攒着舍不得用,留着以备家里的不时之需。

将路边平衡车当废品捡走 六旬老太身陷“偷盗”风波……

 

杨阿姨和老伴儿的出租屋

杨阿姨文化程度不高,年轻时,一直在乡下务农,照管两个女儿和患病的婆婆。2005年,两个女儿在广东打工,接她出去玩,但她进城后,瞒着女儿去找了一份手工活,之后又去餐厅当洗碗工。两个女儿结婚后,杨阿姨又帮着女儿照管孩子。

最近两年,两个女儿都回到蓬安县城,还在县城里买了房。原本回到县城的杨阿姨一直在大女儿家里住,家人也劝她不要再出去打工了。但她闲不下来,又去县城一家餐厅找了份洗碗的工作,后来还介绍老伴到餐厅里打杂。

“她们(两个女儿)也有一家人,又有孩子要养,负担都重,我们现在还能干(活)。”杨阿姨说,两个女儿都很孝顺,自己和老伴打工,希望能攒些钱,将来老了也不给女儿增加负担。

今年初,杨阿姨决定从大女儿家里搬出来,在上班的餐厅附近租房,方便上班。这间10来平米的单间位于楼顶,无窗,无家具,一年房租1200元,“这段时间住在里面就热得很,晚上回来,把门一打开,就像一个蒸笼一样,热气往外面冒”。

7月2日下午,红星新闻前往出租屋时,在顶楼的楼梯间处,看到一堆杨阿姨平时捡回来的废品。在角落,还有一个装着泥土的泡沫箱,里面栽种着丝瓜。

“以前也没捡过垃圾,就是这两年回蓬安才捡的。”杨阿姨说,她平时会将餐厅里客人丢弃的矿泉水瓶子搜集起来,放到地下室的袋子里,如果下班时间早,她会戴上手套,拿一根棍子,绕几条街回家,只为了能捡到更多的废品。

杨阿姨说,年轻时白手起家,为省下多余的粮食修房建屋,平时煮饭都舍不得多放一粒米,一勺子下去舀起来,全是米汤,“我们平时连水果零食都舍不得买,捡废品一个月还能卖一两百元”。

【自责】

“对不起,给你们丢脸了”

老太太又找了份洗碗工

7月1日,杨阿姨60岁生日。饭桌上,杨阿姨再次提到自己将平衡车当废品捡走的事情,尽管女儿女婿都安慰她,但她仍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说:“对不起,给你们丢脸了。”

被餐厅辞退那天,杨阿姨给大女儿打电话,悲伤地说:“我和你爸被餐厅炒了。”

大女儿在电话里安慰她一阵,紧接着,小女儿也打电话过来安慰,“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你,毕竟你不知道那是平衡车”。

将路边平衡车当废品捡走 六旬老太身陷“偷盗”风波……

 

杨阿姨和楼梯间堆放捡的废品

当天下午,丢掉工作的杨阿姨和老伴,在出租屋里睡了一个下午,“心里有点怄”。直到天黑的时候,杨阿姨才叫上老伴出门,希望能再去找份工作。

“原来那个餐厅说是让我们过段时间再去,我也理解。”杨阿姨说,“毕竟这个事情给餐厅也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很多人晓得我因为这件事被喊到公安局。”但杨阿姨觉得,自己也不能一直耍起,“毕竟房子还是租起的”。

那个夜晚,两位老人上街转了一大圈,并没看到招工信息。第二天一早,杨阿姨去了小女儿家,说要出去找工作,或回乡下老家种田,顺便照管梨园。

两个女儿得知情况后,都不同意他们回乡下,让其安心休息一段时间。但杨阿姨还是坚持要出去找工作,她觉得愧对老伴,因为这件事害得老伴和自己一同丢了工作,“我们这个年龄的人了,找工作不容易”。

期间,一位侄女打电话过来,杨阿姨接了电话,开口就说:“对不起啊,三妈给你们丢脸了。”

“三妈,什么事啊?我不晓得啊。”侄女回答。

实际上,此前杨阿姨几次拒绝接受记者采访,就是因为觉得“丢脸”。她告诉红星新闻,家里人没有责怪自己,但都在刻意回避这个话题,怕自己伤心。

7月2日下午,在位于顶楼的那间出租屋里,落地扇的扇叶呜呜地吹着,但热气仍满屋子乱窜,杨阿姨的老伴罗大叔坐在砖头支起的床沿上,一根又一根地抽着闷烟。时针指向下午4点半,罗大叔起身,提醒老伴该去餐厅上班了,否则要迟到了。

在60岁生日的前一天,杨阿姨在县城一家餐厅,找到了一份洗碗的工作。但老伴罗大叔的工作,仍无着落。